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黄大仙论坛 >

花开十年 精彩连连br——“蒙牛未来星”杯第十届中央电视台少儿

发布日期:2019-09-15 22:12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电视报记者 张维 9月28日,“蒙牛未来星”杯第十届中央电视台少儿艺术电视大赛颁奖晚会将在少儿频道播出,开幕式晚会和舞蹈决赛也将在近期播出。本届大赛由央视动画有限公司、中央电视台威海影视城承办,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电视报》协办。8月底,大赛的录制在山东威海圆满完成,经过多天的比拼,舞蹈类、器乐类、声乐类和电视片类的金银铜奖花落各家。据悉,大赛开幕式晚会、各项决赛及颁奖晚会均在中国网络电视台少儿台的相关专题中播出,获奖名单也可在专题中查询。

  作为大赛最初的创始人,中央电视台威海影视城主任孟昭元表示,央视少儿艺术电视大赛已经走过10届,可谓十年磨一剑,大赛如今已成为央视少儿频道的品牌赛事,有了成熟的运作团队。虽然今年的筹备时间较少,但就节目质量来看,却较之往年有了明显提升。“今年最大的改变就是所有参赛节目都是集体节目,参演人数要求三人以上,” 孟昭元说,“当代的独生子女大多从小受到宠爱,个性很强,不习惯考虑别人,但是要参加集体节目就必须有合作意识。为了树立孩子们的集体意识和荣誉感,让他们以后能更好地融入社会,我们不仅改变了赛制,更提出了大赛的一个核心理念团队协作、集体至上。”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记者在多天的赛事中发现,参赛的孩子都有一身好功夫,艺术已经融入他们的成长,成为重要的一部分。屏前幕后,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记者也有些应接不暇,舞台上这些快乐的小天使是如何教育而成的?绚烂舞蹈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深意?评委老师又为何潸然泪下?看过这些花絮片段,就了解了。

  走在后台,总能看到洛阳群星歌舞团的孩子们,她们列队而来,掰腿、下腰、劈叉,一刻不停,抓紧每一分钟练习基本功。老师程茜、程蔓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的带队方式和其他队明显不同,群星的孩子显得更为规矩,时刻都在提着精气神。“我们团进门的地方就贴着团规:铁的纪律,铁的信念。”程茜告诉记者,她们此次有三个节目入选决赛,分别得到金银铜三个奖项。其中《请祖国检阅》的舞蹈演员全部是8岁左右的小将,第一次参赛,虽然被评委老师误认为是“专业的”,但其实都是洛阳各地的社会学生。

  群星歌舞团是出了名的严格,招收学生的标准首先是学习好,“我们学生的考试成绩都要上交,低于70分就会淘汰。”程茜说,跳一个舞蹈之前孩子们要首先写一篇作文,自己去了解关于这个舞蹈的背景和相关信息,写出感想。两位程老师很严厉,她们允许家长旁听,但是条件是要接受老师直接的教育方式。在团里,“课比天大”是死规定,当学生有问题时,她们习惯用教鞭敲桌子,教学15年来,老师们用掉的教鞭有几百根。

  从孩子们在现场的严谨状态,能看出她们受到过严格的训练,群星的孩子出门,家长都放心,因为只要在团里,孩子就不会有任何的自由散漫。“我们有时候甚至苛刻,比如不允许晕车,因为不舒服会互相影响,要让孩子们学会有坚强的信念。”程茜说,孩子到宾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演出服挂在房间最醒目的地方,同时先在桌子上摆好常用的药品,然后再收拾行李,这些都是团里的规矩。

  快上场了,孩子们还在面对面练习表情,这是日常训练之一,以保证上台后的表情到位。“比赛期间在宾馆里,她们每天都要在洗澡时对着镜子练习五分钟表情,要求笑的时候露出8颗牙,每个房间有房间长负责监督。”程茜自己的女儿也在队伍中,6岁的徐若童不能叫妈妈,只能叫老师,她也是考入群星歌舞团的,以成为团中一名普通的演员而自豪。

  为了参加这次大赛,孩子们用暑假进行了两个多月的集训,每天日常训练到晚上8点,之后参赛的孩子再加练到11点半。对于这个拿过5个金奖和不计其数银奖的团队来说,大赛只是又一次让孩子们成长的机会。

  绿衣服、红裤子,《阳光女孩》一开场就感觉一片阳光灿烂。早在采访前听说,6个女孩子中有一对双胞胎“老将”,5年前她们曾在爸爸的带领下夺得大赛金奖,今日再来,再次赢得声乐类儿童组的金奖。

  见到王婵、王娟时,一时无法分辨伯仲,爸爸王小荣告诉记者,姐姐的个子比妹妹高些,站在前排。和当年一样,她们唱的歌都是爸爸创作的。“以前的歌曲风格大多活波可爱,现在孩子大了,歌曲也更加积极向上。”王小荣说,两个女儿就像两只百灵鸟,每天在家中唱歌跳舞,讨人喜爱。作为一名电力公司的普通工人,王小荣自学了声乐和作曲,年轻时就喜欢写歌,后来双胞胎女儿降生了,他就开始为孩子们创作歌曲。从小写到大,如今已经集成了一张《阳光女孩》的专辑,而被从小细心培养的姐妹俩,也成了江西萍乡市的小明星。

  看似光鲜的一路走来,其实背后的艰辛可想而知。小时候为了学习,爸爸前抱一个后背一个送去学校,妈妈周细平在家里照顾孩子之余还做一些美容生意。为了培养女儿们,每个月上千元的学费是免不了的,工薪阶层的夫妻俩为此常爆发争执。“好在孩子们一天天成材,有些老师会减免一些学费。”周细平说,孩子这两年现在除了学声乐、舞蹈,还学了钢琴,而姐姐王娟最近又迷上了小提琴。

  “她在一家小提琴店和一个爷爷拉琴,人家说她学得快,有天赋。”妈妈讲起王娟学琴的缘起,而当女儿提出想买琴的要求时,虽然家中已不宽裕,但一向对孩子的培养绝对支持的爸爸松了口:“买可以,不能超过300元。”于是,王娟兴高采烈地得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把小提琴。

  “我们特别敬佩孩子的父亲,他为了培养孩子可以付出全部。”快乐阳光艺术培训中心的老师们说,中心刚成立不久,双胞胎和其他4个女孩组成了这个团队,首次出战的胜利她们决定把这个组合坚持下去。在赢得金奖的晚上,女孩子们对组合的名字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在“sunny girl”、“happy girl”等候选名字中,前者得到支持。在威海,除了比赛还实现了孩子们看海的愿望,虽然回去要坐20多个小时的火车,但是看到孩子们的成长,王小荣非常欣慰:“这次成功验证了我们几年的学习没有白费。”

  在首场决赛中,有一个来自深圳天骄小学的舞蹈《流动的花朵》,让评委老师潸然泪下。舞台上,孩子背着书包四处张望,夸张的动作,好像期盼着什么……他们的指导老师张志强说,这是一个让孩子们跳、大人看的舞蹈。人们习惯关注留守儿童,但是那些跟随父母外出务工的孩子其实同样值得关注,在陌生的他乡,户口、上学问题总会接踵而来。在深圳的学校里,这样的孩子占大多数,被称为“流动娃”。

  参加表演的都是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让这些天真的孩子跳纪实性舞蹈是个问题,“我们大人会觉得他们很难理解舞蹈的内涵,其实我们都错了。”张志强说,孩子们不仅明白自己表演的是什么,而且非常到位。

  这归功于老师特殊的教学方法,他们采取了与众不同的训练步骤,首先是选择了“R、O、A”三个字母,分别代表欢喜、吃惊和高兴三种情绪,通过对字母的念诵,让孩子们习惯表演不同的表情。第二步则把每个表情细化,比如“笑”要分为“含蓄的笑”、“大笑”和“傻傻的笑”,孩子们在训练中渐渐地明白了一个情绪的表达竟然可以分为这么多层次。之后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讲故事,老师们给孩子们讲述了舞蹈中的情景,“从外地来的小孩对这个城市充满了好奇,面对新学校他们很惊喜,却也很羞涩,城市中的孩子们开心地欢迎这些新伙伴,他们终于慢慢地融入了这个新环境,这些流动的娃娃也享受到了同样温暖的阳光……”老师的讲解让孩子们明白自己所跳的内容,而这些也征服了现场观众和评委,结果正如张志强老师所期待的,舞蹈不仅展现了孩子们的活泼可爱,更对现实进行了特殊的表达。

  注意到西宁小白杨中学生交响乐团,是因为他们来者甚多,93个学生站在舞台上满满当当,颇为壮观。找到了指挥老师李斌,才得知西宁这次共来了170多位小演员,另外还有西宁第十二中合唱团,堪称大规模。

  “我们已经准备了2个多月,就是为了通过这次大赛展现西宁的素质教育成果。”李斌说,“小白杨”曾参加世博会的演出,到央视的第一次参赛,就在器乐和声乐两个类别上都拿到了金奖,这让他们备受鼓舞。

  艺术的培养在西宁非常重视,“小白杨”在2009年建立乐团,以西宁第十二中的学生为主体,“学生们从初中开始,学校就会根据各自特点配发一样乐器,每周的某一天下午,不安排文化课,而是学生们的器乐学习时间,让音乐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李斌表示,这次大规模出动,也是基于能让更多学生参与的初衷。

  采访时,听说有个孩子被送去医院了,打听得知是北京中关村第二小学的小演员丁珂,忍着肚子疼坚持演出,结果得了急性阑尾炎,可见孩子们的不易。找到中关村二小的队伍,看到孩子们并未受影响,正在专心准备闭幕晚会的节目。

  《鱼儿卿卿跃》是中关村二小的参赛舞蹈,粉色缀满亮片的裙装让女孩子们像极了海里的亮丽小鱼,她们的动作也极为活泼新鲜,让舞台上一片闪闪发亮,如同梦幻,金奖第一名的成绩让孩子们特别骄傲。

  队伍中,一个蓝色服装的小男孩格外抢眼,“他是我们舞蹈队唯一的男孩子,也是领舞女孩的双胞胎弟弟。”老师介绍说,这对姐弟叫尹予涵和尹予浩,开学后上六年级,妈妈是北京舞蹈学院的老师。领舞的尹予涵很有天赋,别看只有11岁,已经学习舞蹈5年了。“不能不跳舞,神童网888600六肖中特!因为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重要的部分。”虽然年纪小,但小姑娘说起话来却格外稳重。后场的走廊里有些阴凉,地面上没有任何铺垫,但是孩子们为了练习穿着单薄的舞蹈服在地上不断翻滚,小小的身子做着高难度的动作,让人有一些怜惜。“准备上场了!”不知哪位老师的一声高喊,孩子们鱼贯而出,丝毫看不出他们已经连续12个小时没有休息过……